绝地求生辅助_绝地求生黑号_绝地求生卡盟平台_稳定吃鸡辅助_CF辅助_穿越火线辅助站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难忘“魔鬼”大松博文

时间:2021-01-07 15:07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我爱数星星网
通常,老人们都愿意回忆过去。然而记者这次在省体工队大院里采访的几名老人:刘向葵、于立琴、谷坤英——这几位山东女排的第一、二代球员,却不愿意在记者面前说起她们过去的故事,不愿意让记忆回到1965年大松博文亲自对她们进行“大松训练”的艰难岁月。

  通常,老人们都愿意回忆过去。然而记者这次在省体工队大院里采访的几名老人:刘向葵、于立琴、谷坤英——这几位山东女排的第一、二代球员,却不愿意在记者面前说起她们过去的故事,不愿意让记忆回到1965年大松博文亲自对她们进行“大松训练”的艰难岁月。

  说是不愿意说,但是话匣子打开后,几位老人却不知不觉地就说开了,一说就停不住。

三星送你双人雅典游! 同方电脑掀动四月风暴

新浪通行证 快乐e特权 51精彩无线大奖等你拿

  大松博文来华

  刘向葵是土生土长的济南人,生于1944年,从小在东关大街长大。在济南17中上中学时,就是体育骨干。1958年2月,刘向葵进入位于皇亭的济南业余体校,和排球结了缘。到6月,一件事改变了刘向葵的人生之路。

  那一年6月,北京男女排一起来到山东,在全省范围内选拔队员,帮助山东建立排球队。在一年的时间里,就建立了五支女子排球队。刘向葵就是此时被北京女排的教练们慧眼选中,进入山东省女排。“那时侯,全济南就选了2个,其中1个就是我。其他全省各地都有,于立琴是潍坊的,刘跃娟是德州的,袁美、周文玉是青岛的,还有李春兰(现省体育局副局长)……”

  “大松训练”是在1965年春天。当时,有“东洋魔女”之称的日本女排在世界排坛风头最劲,并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获得世界冠军。而大松博文则是“东洋魔女”的缔造者。1965年4月21日至5月23日,中国排协邀请大松博文教练来到上海,训练中国女子排球运动员。

  刘向葵回忆:“当时排协从全国挑选了四个队,来跟随大松博文训练,其中就包括我们山东女排,其他还有四川、上海和辽宁队。”于是,一群山东姑娘来到上海,跟随一个日本人学起了排球。

  大松的下马威

  刘向葵和她的队友,于立琴,刘跃娟等,还忘不了大松博文给她们上的第一堂课。那是1965年4月21日,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。她们和来自四川、上海等地的四五十个姑娘,列着整齐的队站在上海徐汇区体育馆内,好奇地打量着站在对面的那个中等身材、相貌平平的日本人。大松博文开口讲的第一句话,就把这些中国姑娘们震住了:“我告诉你们,我就是魔鬼。如果完不成我的训练,我绝不客气!”

  接着,第一次训练课开始。大松博文准备了4大筐排球,让队员们站成一排,一个接一个依次站出来练防守:大松将手里的球一个个连珠炮般地砸向队员四周的死角,迫使队员不得不一次次地倒地、翻滚着把球救起。其他的队员也不闲着,到处跑着帮大松捡球,捡回来放到球筐里,再将球筐送到大松手里。于是大松手里的球源源不断,队员们的翻滚救球动作也是一个接一个,直到大松满意了,于是换下一个人。经常的情景是,队员救起一个球,还没来得及爬起来,大松第二个、第三个球又从不同方向砸过来,快得来不及反应。

  刚刚进行了不到半小时,刘向葵和她的队友们就一个个被“魔鬼”训练搞得晕头转向,不少队员开始累得趴在地上,呕吐不止。但大松博文好像没有看见一样,手里的球依然重重地冲着趴在地上的队员砸过去,“咚咚”地砸在身上,嘴里还大声呵斥:“起来”。

  第一堂课,训练了4小时。下课前,大松教练不满意地说:“你们刚才是在慢慢地走,这是打不好球的。以后训练,要拿出勇气跑起来!像这样练,你们是不能打败日本队的。”

  累得尿了血

  在大松博文手下,山东女排的姑娘们每天要训练8个小时,外加半个多小时的早操。其实,8个小时只是规定的时间。而真正训练起来,大松从来不守时。“他都是什么时候满意了,什么时候结束。比如他让每个队员接起二十个球。不接到二十个就不停。哪怕到吃饭时间了也不管。直到每个队员都接够二十个球才算完。”这样下来,往往就不知练到几点了。“最多的一次,因为没有达到要求,大松让我们从下午一点一直练到半夜,中间就在训练馆里吃了点东西,就当晚饭了。”

  训练开始的几天,对于如此大的训练量,女排队员普遍不能适应。“我们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训练量,身体不良反应特别厉害。那时候,我们训练得一个个脸色苍白、口唇青紫,呼吸都困难。训练得经常有人当场呕吐,把吃的饭吐出来了还不算完,又把胆汁吐出来。吃饭的时候没有食欲,晚上睡不着觉,浑身疼。而且还尿血”于立琴老人说,“蛋白尿、血尿,差不多每个人都有。这都是检测出来的,当时检测结果都没有告诉我们。后来大松训练结束了,我们才知道。回想起来都后怕,因为听人说,这会影响生育。不过过了三四天,我们也就渐渐适应了。”到了训练后期,大松博文的训练量有增无减,但是女排姑娘们身上的不良反应却逐步消失了。

  于立琴老人说:“其实当时我们自己还偷偷加练”,白天练得快散架了,晚上还对着墙打球,打得手指渗出血,血印到排球上,又被排球印到墙上,“那时候,都希望教练训自己,都希望大松狠狠折腾自己。什么时候不说你了,不折磨你了,心里就觉得‘坏了,是不是要被淘汰了,’”

  “大松最喜欢我”

  接受大松博文训练的,一开始有4个队40多名队员,最后只剩下15人。“短短一个月时间,到最后跟着他训练的只剩下15个人。我们山东女排6个,四川女排6个,上海女排3个,其他的被淘汰了。这最后一批人里面,包括有我,还有李春兰。”刘向葵老人说起来挺自豪。更让她自豪的是,她一直是大松最得意的弟子之一。

  “那时候,她们都说大松喜欢我,呵呵”,刘向葵老人笑得脸像朵花,“主要是大松觉得我不怕苦、不怕累,而且好胜心强。我原来刚入选山东省队的时候,是打二传的。但是我脾气急,看着自己传出去的球,队友扣不死,就急得不得了,忍不住自己去扣。一而再、再而三,教练干脆就对我说,你别练二传了,练四号位吧。于是我就成了主攻手,于立琴、李春兰她们打二传,给我传球。跟着大松训练的时候,也是这个急脾气,什么训练项目,我都是抢着做,抢着完成。就是这种好胜心强的劲头让大松很喜欢。”于是,大松指导着自己的得意弟子练出了双手扣球的绝活,“我练的双手扣球,左边来的球,我用右手扣,右边来的球,我用左手扣。这个绝活,当时全国都没有第二个。”

  全运会出佳绩

  一个月的“大松训练”很快过去,检验训练成果的时刻到来了。当年9月21日,第二届全运会在北京开幕。在刘向葵、于立琴、刘跃娟、李春兰等的努力拼搏下,山东女排拿下第三名,女排被评为省先进集体。1966年5月,山东女排参加在长沙举行的全国排球锦标赛第一阶段比赛,获得第二名。

  不过,最令老人们自豪的是1966年3月。当时山东女排出访日本。在东京、大阪等地和世界冠军日本女排打了三场比赛,都是仅以2:3惜败。“当时日本队还是世界冠军,实力确实比我们强。但是我们在‘大松训练’中练出来的防守派上了用场,她们扣过来,我们倒地救起来,就是让她们扣不死。”

  在这几位老人们的记忆里,遗憾要多于快乐。因为从日本回来,很快“文革”就开始了。女排的训练、比赛被迫中止,一直到1970年才恢复,“说实话,要不是文革,我们在国内拿5年冠军没问题。那时候我们这帮队员正是最好的时候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处在运动生涯的巅峰,经过了大松的训练,技术上掌握了,经验上正好成熟了,体力、意志、品质,都在巅峰。可以说在全国没有对手。当时打上海队,我们3:0赢,第三局8:14落后都能赢回来……”

  付出了艰辛,经历了磨砺,却没能获得应有的成就,但是老人们是要强的、乐观的。就在采访要结束时,刘向葵老人还是一再地说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有啥好写的 ,”于立琴老人也一再劝记者:“别光写过去,还是写写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。我们姐妹几个晚年好着呢……”

  本报记者 王昊铎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